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内容

“陪伴经济”AB面①暗访“女仆执事”店:谁的生意

发布日期:2021-05-20 02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年轻人喜欢新潮玩意,二次元文化的流行使得商家发现了不少商机,以主打“陪伴”和“体验”为主的各类桌游店,推出了所谓“女仆”或者“执事”服务人员来吸引消费者,这类新兴产业投资门槛不高客单价不低,真能如投资者所说数月回本实现盈利?打着“陪伴”旗号的体验服务是否规范?澎湃新闻行业观察与产业调查栏目“痛点”推出《“陪伴经济”AB面》专题,通过走访桌游店、采访律师和业内人士,呈现行业现状。

  二次元文化的流行催生了一批面向年轻人的“陪伴经济”产业,女仆、执事桌游店就是其中一种。

  所谓的女仆和执事,据称来自日本文化,分别指代提供服务的女性员工和男性员工。不同于多年前,以身着“女仆装”服务为噱头的女仆咖啡馆,如今的女仆、执事桌游店主打“陪伴体验”服务。

  在店内,这些容貌靓丽俊美的员工会陪顾客聊天、玩桌游、打游戏,甚至在符合某些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外出游玩。

  看似新鲜好玩的“陪伴经济”,背后是否真能缓解当下年轻人工作紧张压力?另一方面,准入门槛低客单价高也让投资者看到了快速获利的可能性,但类似“陪伴经济”在某些方面仍处于灰色空间,管理方式也有待完善。

  3月某个工作日下午,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名为“西悦执事桌游店”暗访体验,该店于2020年10月开始营业,是目前上海比较热门的执事桌游店之一。

  从大众点评的反馈来看,该店人均消费为451元/人,有多位结伴同行的顾客在店内一次性消费了5000多元。部分顾客称感受到了“体验公主般的待遇”,对于执事的服务态度,也有客人称赞他们“耐心讲解游戏”、“有专业陪玩桌游的精神”,“温柔体贴善解人意”。

  在抵达前,记者以顾客名义提前和店家预约,店家表示可以提前通过排班照片预约执事,或者通过声音来“盲选”执事。

  从记者的体验来看,从预约开始,这类体验店就将收费细化至每一小项。提前预约指定的费用为100元,合影拍照收费同样为100元。

  店内消费主要有三大板块:入门费、包厢费、执事费。入场费每人38元,店内提供饮料和小食;包厢费按包厢大小每小时100至200元;执事费用按入门级、精英级和网红级,分为150元、200元和300元。

  记者到店后分别指定了入门级执事A和精英级执事B,并体验了两小时桌游和聊天服务后。在玩游戏输了以后,执事提出可进行“壁咚表白”和“坐在身上做俯卧撑”的惩罚,但均被记者拒绝。

  两小时的体验,记者一行两人共消费1076元,具体收费时间从顾客和执事在包厢内入座后开始计算,时间精确到分钟。

  具体来看:标价138元/时的包厢收费287.5元;执事费(入门级执事150元/时,精英级执事200元/时)共计712.5元;入场费两人共计76元。

  单从人均超500元的消费水平来看,西悦执事店不仅在娱乐场所中属于高消费,在女仆、桌游产业中,也可以说达到了行业天花板。

  一位同行业内的服务人员用“贵得离谱”来形容西悦执事店的价格,该人员所在的桌游店人均价格为200多元,已属于行业中上游价格。

  据西悦店长介绍,管理店内执事的“执事长”本身从事模特经纪公司,店内大部分执事均是从模特中招募或圈内朋友介绍,个别执事有博士学历,“标准的天花板,决定了价格天花板。”

  在交谈中, 22岁的执事A向记者透露,其是去年底经朋友介绍在此兼职,主业还是以模特为主,每周以执事身份工作1至2天,纯粹是为了“赚外快”。

  “赚外快”意味着该行业流动性很大,上述执事A和执事B即便仅仅兼职数月就已算店内元老。

  据了解,店内顾客有因新鲜好奇来体验的年轻女性,也有四五十岁的年长女性,不时也有男性顾客。从消费金额来看,主力消费者还是固定的会员客人,其热衷于给喜爱的执事打赏,并称20元一颗的星星比直播刷火箭便宜多了。

  据上海“Lobopii萝卜派女仆桌游馆”(以下简称“萝卜派”)店长介绍,大部分顾客是男女成群结队光顾,有工作日下班后放松的,有周末朋友之间聚会的,也有公司作为团建包场的。

  顾客群像也更为多元化,甚至有年长顾客会在包厢内看三个小时的俄罗斯阅兵式,并给店内的员工讲解武器装备。对于“女仆”这种二次元文化接受程度更高的年轻父母则会将女仆店当作“托管所”,拜托店内的服务人员陪小朋友打游戏,父母外出放松一下午。店内也举办过小朋友的生日派对。

  女仆咖啡馆最早在零几年,就通过二次元文化传到国内;线年三国杀、狼人杀,剧本杀的三次起飞。

  85后、萝卜派创始人Stanley向记者表示,其在日本有文旅公司,但受到疫情影响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国内,因在日本已接触过女仆、执事文化,因此决定将几十万的资金押注在女仆桌游这个逐渐兴起的产业。

  截至4月,萝卜派已运营近两月,预计在第三个月能基本达到盈亏平衡,对Stanley这个多次创业者来说,这已经爬坡期非常短的生意了。

  Stanley介绍,女仆桌游店的形式虽然在国内早已有之,但只是二次元爱好者的个人尝试,并未形成任何产业规模,直至2016年开始有更多投资人参与进去,开始试水运营模式。

  “大家慢慢摸索出来女仆店的经营要做‘陪伴经济’,因为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,年轻群体中孤独的人有很多,他们在平时生活中需要一个途径发泄和倾诉。如何给他一个合理的渠道,让他正常地去发泄这些情绪,就催生出了很多平民化的娱乐行业,我觉得女仆店就是其中之一。女仆可以主动和你聊天,你可以把生活中不愉快的经历和别人分享。” Stanley说。

  一位今年3月末在店内体验后的顾客在大众点评的评论中表示,“心情郁闷需要有人陪伴,搜到这家女仆店。陪玩了1小时吃鸡,小姐姐看出我的不愉快,最后还陪聊了很多,就像多年不见的朋友一样,特别温暖,声音和笑容都很治愈我。感谢。”

  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目前,我国女仆执事店产业现存相关企业数量不到200家,广东、江苏、四川三省注册企业最多,占比分别约为16.8%、16.3%和11.7%。从年度增长趋势看,大部分企业成立于2016年前后,存活时间多为3-5年,2020年年度注册企业为13家,年度注册增速约7.39%。

 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,目前无论桌游还是女仆、执事店的注册公司大部分为文化传媒类企业,不会在公司注册名或经营范围内点出“女仆”或“执事”。因此根据“女仆”、“执事”在天眼查平台上搜索结果也具有一定局限性。

  记者在大众点评上分别搜索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、成都地区“女仆”、“执事”的关键词,结果显示,以北京和上海为代表,女仆、执事店更多集中分布在一线城市,这也和二次元文化和商业模式创新在一线城市渗透更深入相关。

  从搜索结果来看,上海共有70家女仆店、11家女仆执事桌游店或执事桌游店;北京共有42家女仆店、4家女仆执事桌游店;深圳有9家女仆店,无执事搜索结果。

  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,目前行业里已经形成了一套通用的运营方式:充值、打赏、排行榜、外派、商户联动。新入场的创业者在亲身体验过两家门店之后,就可以说出个门道,小试牛刀了。

  从经营的各个环节来看,经营女仆、执事店最大的门槛还在于人员招募。不同于西悦已有模特经纪公司的资源,以萝卜派为例,其还需要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。不过不论男女,招募的标准却大同小异,外貌清秀,性格外向,和顾客相处不会尴尬。

  “我们在招聘内容上写得比较简洁,更看重面试时的状态。你要给客人陪伴的感觉,一个做朋友的感觉,所以你必须非常开朗、活泼,能够快速和客人热络起来,不能大家玩了一个小时还没说过几句话。”Stanley向记者描述,“我会在面试的时候,看应聘者的第一反应如何,如果她能令我感到愉悦,我觉得他就是可以做这行的人。”

  从这些标准来看,女仆、执事的职业并没有技术难度,颜值和性格是主要的准入门槛。这也造成了行业内的流动性非常大,大部分年轻男女只在店内兼职工作。2020年年末同批入职西悦的执事,到今年3月只留下两位。

  为了激励这些主要以兼职为主的男孩、女孩,大部分的女仆、执事店还设立了打赏榜,打赏的收入全部归员工所有。

  在截至3月25日的当月,西悦的网红级别执事KK已收获约人民币6000元的顾客打赏。再加上平时底薪和服务费的抽成,有执事在高峰时期的月收入甚至能达到10万人民币。

  不过这样的收入水平也仅限于行业中的“头部选手”。萝卜派店内一员工向记者透露,其在店内若每周只兼职一天的线元上下。

  除了店内的陪玩外,行业中也有“不成文”的外派服务。只有顾客到店后,或部分门店认为其已是“熟客”后,才会告知还可将女仆、执事外派到店外进行陪伴服务,例如就餐、密室逃脱、迪士尼等。

  外派服务可省去上文提到的入场费和包厢费,但女仆、执事的费用将翻倍,以女仆、执事到达指定地点开始计费。以300元/时的入门级执事为例,外派服务的费用为600元/时。

  在西悦近期的一次朋友圈促销宣传中,店家也直言是“日租男友外派体验”。在缺乏店内管理和监控的情况下,外派服务无疑增加了风险。

  “我们首要的规定,你不能和客人进行过多私下交流,不能把自己作为一件商品去出卖,你只是在完成一个陪伴的任务。在入职时,我们会做一个详细的培训,但在实际过程中,确实有很大的管理难度。” Stanley表示。

  萝卜派另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,在入职培训时老板已明确说“要把工作和生活分清,自己要注意边界,要懂得保护自己”,店内每个包厢也安装了摄像头。

  对于外派服务,目前萝卜派主要的外派范围也只在店面所在的文化创意园内,和顾客在同园区的密室逃脱或桌游店内,Stanley也在她们手机上安装了定位系统,并留下了顾客的联系方式。

  前述西悦执事B说,“每个人的界限不一样,主要还是看个人,没有一个明确的规章制度说不许怎么样。除了喝酒,老板是明确规定不能喝酒(店内、店外都是)。”

  有接近市场监管机构的人士向记者表示,企业在没有违法食品法、治安法、广告法、质量法等法律政策的前提下,若无消费者提出投诉,相关市场监管机构也不好过多监管正常经营的企业活动。

  撇去“女仆”、“执事”略带争议的称谓外,女仆、桌游执事店说到底只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创新。新加入的商家不过踩准了风口,而这一波潮流能持续多久,商家的运营能力能持续多久,还有待时间检验。

  萝卜派的创始人Stanley也坦言,女仆店只是他对于二次元文化经营的一个起点。“将来的目标不一定是女仆这个主题,我其实更想做的是二次元内容,包括手办企业,二次元文化等。和二次元人群的交流,才是我更在意的事情。女仆只是和二次元沟通的一个桥梁。”Stanley说。